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
0377-65333488
0377-65332488
地址:內鄉縣縣衙路東段88號
導游解說詞
首頁 > 導游解說詞
導游解說詞

  內鄉縣衙始建于元大德八年,即公元1304年,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歷史,后幾經兵火、屢毀屢建。現存建筑大多為清代建筑,由光緒二十年即公元1894年,由欽加同知銜正五品官章炳燾主持營建,占地四萬多平方米,房舍280余間。因為內鄉縣衙保存完整程度極為罕見,所以被專家權威譽為“神州大地絕無僅有的歷史標本”。1984年被批準為全國第一家衙門博物館,所以內鄉縣衙在文物界又有“天下第一衙”之稱。1996年11月,內鄉縣衙被國務院公布為第四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0年10月,與北京故宮、河北保定直隸總督府、山西霍州署聯姻推出中國四大官衙國際旅游專線。2002年5月,內鄉縣衙被《中國文物報》評選為全世界“文化多樣性”十家博物館之一,享有“北有故宮,南有縣衙”、“龍頭在北京,龍尾在內鄉”、“一座內鄉衙,半部官文化”的美稱。

首先請欣賞縣衙的首部建筑:請您站在大門口,隔街而望,可以看到馬路對面有一座青磚浮雕組成的“一”字型建筑——照壁。照壁也叫影壁墻,在我國古代建筑理論和風水學中,照壁具有阻擋內外視線交織和聚氣聚財的作用。在這里,它還有一種特殊的功能,那就是“整頓吏治、警戒官員”的警示作用。我們來看那畫面的正中,繪有一形似麒麟的怪獸叫“貪”,這個字不常見,就是反犬旁加個貪婪的“貪”字。它是神話傳說中的貪婪之獸,傳說能吞吃金銀財寶。從畫面上可以看到,它的四周和腳下盡是寶物,但它并不滿足,張著血盆大口,還妄想吞吃天上的太陽,結果落得個粉身碎骨、葬身懸崖的可悲下場。俗話說“人心不足蛇吞象,貪心不足吞太陽”。照壁繪“貪”,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首創,意在警戒官員要以“貪”為戒,切莫貪得無厭。

站在這兒,您還可以看到照壁對面有一座斗拱式的牌坊,稱為宣化坊。面南書“菊潭古治”四個大字,內鄉古稱“菊潭”,因為隋朝時內鄉縣曾改稱菊潭縣,“古治”的意思是說,這里是歷史上治理百姓的權力機構所在。面北書“宣化”二字,“宣化”就是宣講教化的意思,過去每月的初一 、十五,知縣都會在宣化坊下宣講圣諭,教化老百姓。在明代,宣講的內容是朱元璋的《圣諭六言》:“孝順父母,恭敬長上,和睦鄉里,教訓子孫,各安生理,無作非為”。在清代,宣講的是康熙大帝頒布的《圣諭十六條》,它是朱元璋的《圣諭六言》的細化,主要內容也是孝敬父母、尊敬師長、團結鄉里、守法交稅等等。知縣不但要教化老百姓以忠義之士、孝子節婦為榜樣,而且本縣有了典型,還要上報朝廷建坊立傳予以表彰。據清代內鄉縣志記載,僅節婦一項,縣志立傳褒揚就達五十七人,立牌坊九座,為維封建統治起到了非常重的作用。

我們面前的這道門便是縣衙的大門,面闊三間。中間為百米甬道的過道,東梢間的前半間置有一架“喊冤鼓”,供老百姓擊鼓鳴冤之用,此鼓擊響之后在大門口值班的吏役必須上前問明原因,速報知縣升堂審案,若事情細微,隨便擊鼓,知縣要嚴肅法堂,動用刑具予以懲罰。東梢間的前半間立有兩通石碑,上面刻著“誣告加三等,越訴笞五十”的字樣,告誡老百姓不要誣陷良善,也不能越級告狀,在過去,誣告人要加罪三等,越級告狀要用竹板做成的刑具打五十大板。大門還有一副楹聯“治菊潭一柱擎天頭勢重,愛酈民十年踏地腳跟牢”,這是縣衙的營造者五品知縣章炳燾所撰,上聯是說作為治理菊潭的地方官上受皇命重托,下系百姓安樂,壓力之大就如同一柱頂天一樣;下聯是說要想作一個愛民如子的地方官,首先要有立足本職不求升遷的思想,還要有在本職位上干上十年八年的堅強決心,只有這樣才能在內鄉站穩腳跟。

下面請大家轉身,進入大門,我們看到右手邊的院子稱為“寅賓館”,是過去知縣接待高級官員住宿的地方,現在是縣衙的購物中心,主要經營玉器、奇石、古玩、以及內鄉的土特產,另外里面還開展了恐龍蛋化石展覽,各位如果感興趣的話,隨后您可以自由的選購紀念品。對面左手邊的院子是“膳館”,過去負責高級官員飲食用餐的方,現在是游客中心。大家請看膳館門前的楹聯:“以食為天一日三餐誰能少,因客而酒七碟八碗也不多。”意思是說,民以食為天,一日三餐誰都不能少,我因為招待客人才喝酒,因此七碟八碗也不算太多。

在膳館的門口右側,您可以看到一塊黑色的石碑,這是2000年內鄉縣衙與北京故宮、河北保定直隸總都署和山西霍州署聯合推出的“中國古代四大官衙國際旅游專線”,這就把中國古代的中央、省、府、縣四級衙門連起來了,因此專家們稱“龍頭在北京,龍尾在內鄉”。

請你往右手看,在寅賓館前面有一個院子稱為“雙祠院”,里面供奉的是土地神和衙神,土地神俗稱“土地爺”, 是一方的保護神,掌管人間善惡和行為道德,并能守護一方百姓歲歲平安、年年豐稔。衙神廟里把漢代名相蕭何供奉為衙神,是因為蕭何在響應劉邦造反之前,曾在江蘇沛縣擔任過衙門內的胥吏,后因功績卓著被劉邦封為宰相。他制訂了漢律九章,被封為酂侯。衙門里的人都希望自己能象蕭何一樣飛皇騰達,所以衙神廟里供奉的都是蕭何。

大家再往前看,緊靠衙神廟前的院子是“三班院”,是過去三班衙役待命聽差的地方。三班指的就是“皂、壯、快”三班,皂班指的是站堂的衙役,壯班作力差,快班分步快和馬快,負責緝捕抓人。其實,三班衙役只是一個概稱,除了這三班之外,其他還有看門的門子、傘夫、廚夫等等,他們也屬于這個階層。衙役的本意是到衙門里去服役,但是這些人很厲害,他們直接跟老百姓打交道,是官與民溝通的唯一樞紐,所以老百姓有“官不惡衙役惡”的說法。

三班院對面,您左手邊的院子就是國內僅存的清代監獄,因位于大堂的西南方向,故稱南監。在戲劇電影《七品芝麻官》里有這樣一句唱詞“我能叫南監草長滿,也不讓百姓受屈冤”,就充分說明了古代監獄都是設在縣衙的西南方向,統稱為南監。監獄的主體有牢房和獄神廟兩部分組成,“獄神廟”里供奉的是舜時代的皋陶,相傳他善辯是非曲直,賞罰分明,史傳“皋陶造獄,畫地為牢”,被后世尊奉為獄神。院內有眼井是明代保存下來的,供犯人飲水用的,井口很小主要是為了防止犯人投井自殺。牢房分死牢、普牢、女牢,女牢關押女犯、普牢關押一班案犯、死牢關押命案犯,現在普牢里我們舉辦的是泥塑和“南陽烙畫”刑法展覽。

我們面前的這道門是縣衙的“儀門”,是衙門的禮儀之門。儀門平常關閉不開,新官到任的第一天或迎接高官到來時方可打開。并且規定文官到此下轎,武官至此下馬,儀門兩邊的兩塊石塊 就是武官下馬后的拴馬石。新官到任的第一天要舉行拜儀門儀式。另外大堂若舉行重大慶典儀式,或公開審理重大案件,儀門也要打開,可以讓百姓從中門而入,到大堂前觀看或旁聽。在儀門東西倆側還分別設了一道小門,東邊開著的小門,人稱“生門”或“人門”。在過去是供人們日常出入的,西側關閉著的小門人稱“死門”或“鬼門”,平常關閉不開,只有案犯在大堂被宣判后,方可從西門拉出去送進監獄,如果是殺頭還必須從西城門拉出去,因此舊時處決死犯也叫處西門。這與中國傳統陰陽學說有著密切的關系。按照陰陽學說,日出的東方屬于陽,日落的西方屬于陰,人死后是到西方轉世投胎或者入地獄。

儀門對聯:東襟白水西帶丹江商圣故里,北接嵩邙南通襄楚酈邑菊源。此聯介紹的是內鄉縣在大方位上的地理位置:東依歷史文化名城南陽,這里的白水是指南陽的白河,西邊連著南水北調的源頭丹江以及湖北鄖陽,內鄉是商圣范蠡的故鄉。我們南陽有“四圣”:智圣諸葛亮,醫圣張仲景,科圣張衡和商圣范蠡。范蠡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棄官從商的商人,所以被后世尊奉為商圣,他就是內鄉人。下聯的意思是:內鄉北接陜西、山西二省,站在北部的高山上可以遙望到湖北的荊州和襄陽,內鄉是酈縣的故址,藥用菊花的發源地。李時珍《本草綱目》第二卷記載:“藥用菊花南陽酈縣最多,菊潭縣最佳,飲菊潭水可以延年益壽。”

進入儀門我們先看東列的八間建筑為吏、戶、禮房,西列為兵、刑、工房,他們是衙門內的職能辦事機構,分別掌管著全縣的政事、刑事、民事,財政、農業、交通、文化、教育等事務,每房的辦事人員二到三人,六房共計不到二十人,在這六房辦事的人員清代時統稱他們為“胥吏”,他們大多都是科舉無望之人,通過考試或者掏錢納粟被選用的,相當于我們今天所說的一般干部,主要靠領取紙筆抄寫費和工食費作為維持生活,實際上他們是以獲取各種陋規、紅包為主要收入,曾經規定他們的任期為五年,但實際上沒有非常嚴格的執行,許多人一輩子都在衙門內辦事,甚至可以子承父業。這些人大部分是土生土長的,他們熟悉刑法精通律例,特別擅長處理衙門的內部事務,甚至能夠架空知縣,貪贓枉法,所以清代名臣郭嵩燾有“本朝與胥吏共天下”之說。

在吏戶禮房的后面的那個院子叫“典史衙”,是過去掌管刑法的典史辦公的地方,現在是“天下第一團”內鄉“宛梆劇團”在此開辦的戲曲茶社,他們可以為游客提供“知縣升堂案”節目演出,提供品茶聽戲服務。“游天下第一衙,聽天下第一腔”是很有意思的精神享受,如果各位有意點演,我可以幫助大家聯系。

前邊這座三門四柱的石質牌坊叫“戒石坊”,面南刻“公生明”三個大字,意思是說只有處以公心才能明察事情的真相,“公生明”三個字出自明代曹端的一則“官箴”,原文為“吏不畏吾嚴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則民不敢慢,廉則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曹端山西霍州人,中舉后在霍州做學政。此人不僅學術造詣高深,而且品行卓異,培養學生稱得上桃李滿天下,永樂十二年,他的一位學生受西安府同知,臨上任去拜別恩師并討教為官之道,曹端則說出了這則不朽的名言,并被納入官箴而流傳至今。咱們繼續說說牌坊,所有衙門大堂甬道正中的這個位置都立有戒石坊,這是一種定制,始于北宋初年,由宋太祖趙匡胤所首創。但牌坊面北刻的官箴,卻是出自五代后蜀皇帝孟昶廣政四年親撰的《官府戒石銘》。據《吏學指南》記載:官府戒石銘“漢唐以來,未嘗有之,五代時,蜀主孟昶始頒令箴于諸邑”,其內容是要求當官者要愛護百姓不要做貪污吏。宋滅后蜀以后,趙匡胤把原文96個字,縮寫成御制誡石銘“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十六個大字頒行天下,宋高宗趙構則命令各州縣都把書法家黃庭堅寫的這十六個字刻到石碑上立在大堂前面,到了清朝初期時,又把石碑改作了石頭牌坊,所以稱它為戒石坊。

我們現在看到的建筑就是縣衙的中心建筑大堂,是整個建筑群中最高大一個建筑。大堂是知縣公開審理案犯、舉行重大典禮的地方,堂前對聯“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負民即負國何忍負之”,是清代御史魏象樞所書。此聯把欺人與欺天,負民與負國有機地結合起來,體現了封建統治者“天人合一”的政治理念和愛民自警的民本思想。堂中央的設施叫暖閣,是為知縣公開審案時設的法堂,堂內有三尺公案,上面放著審案用的文房四寶和紅綠頭簽,綠頭簽是捕人的,紅頭簽是下令動刑的,過去的知縣在審案時由東門進來坐在堂上,然后原被告就會被帶上來跪在大堂上,請看保存下來的跪石,東跪原告,西跪被告,因為有的案件涉及有同案犯,所以被告石比原告石長了一點。我們再看原告跪石完好無缺,被告跪石卻傷痕累累,由此可知當年不知有多少人被屈打成招或被當場打死,像營建內鄉縣衙的知縣章炳燾,縣治上記載他在堂訊時往往一笞數千,甚而有立斃杖下者,這位知縣在內鄉歷任九年把內鄉治理的很好,但是行刑過嚴濫用刑法是他的一大過失,這兩塊跪石可以說是揭露封建社會黑暗統治的最有說服力的歷史見證。暖閣正面屏風上繪的是“海水朝日圖”要求為政當官者要明如日月清似海水,圖上的飛鳥叫白鷴,是正五品文官的標志,過去一般的縣設的都是七品官,內鄉規格較高,設的是五品官,原因兩方面首先內鄉地處在鄂、豫、陜三省交界處,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再就是內鄉過去統管轄區較大,它統管現在的西峽全境以及淅川東南的幾個鄉鎮,現在的西峽縣是建國后才建縣,在這之前都歸內鄉縣管轄。所以古代在內鄉縣衙為五品官者不乏其人。

衙門里面一般都設兩種鼓,一架是放在大門口的喊冤鼓,另一架是我們現在看到堂鼓,衙役敲三聲堂鼓知縣方可升堂審案,同樣退堂時還要敲三聲退堂鼓。靠墻擺放的是知縣下鄉出巡時用的儀杖,是權利和威嚴的象征。正由于它是權利象征,所以到了封建社會末期,很多地方官圖闊氣講排場耍威風,使用儀杖和乘座官轎的越規現象時有發生,我們經常在電影、電視上看到的都是七品縣官乘坐八抬大轎,實際上都是越規,按照當時的規定,七品官只能乘坐四人抬的藍轎,三品以上的才能乘坐八抬大轎。這是我們按規定制作的五品縣官全副儀杖,有四面青旗、二個銅棍、藍傘、藍扇、皮槊、官銜牌、鳴鑼開道時所敲的鑼。敲鑼的錘數不是隨意亂敲的,它根據官職的品級而定,三品官以上的敲七至九鑼,四品官一下的敲五至三鑼,七品官敲三鑼半。所謂的半鑼,就是將鑼敲響后立即用手捂住,老百姓聽到鑼聲后坐著的要站起來,扎白頭巾的要取下來,以表示對知縣的敬重。縣官的儀杖除了他本人使用外,如果他的母親和夫人來了要打著全副儀杖大張旗鼓地去迎接,而他的父親來了只能和常人一樣,悄悄地進來,這充分體現了封建社會妻以夫榮、母以子貴的封建禮教。

大堂后的兩間配房叫門子房,這里是衙門的咽喉之所,過去時看門的門子值班的地方,俗稱門子房,相當于我們現在的值班室,這里的門子我們不能小看,他們必須是老誠壓眾之人方可勝任,甚至是知縣的親信在此當差,他們的職責是報告傳達,因為凡是出入的人員和稿件必須在這里簽字登記之后方可通行。他們雖是看門值班的衙役,能力卻不可小視,若求官辦事要先花錢買通這里的門子。過去的老百姓想進衙門告狀辦事的話,就需要買通這些看門值班的門子,過去叫走門子、送紅包,人們常說的“走后門”、“走門路”就是由此演變而來。舊時有句諷刺官府黑暗的口語“天下衙門朝南開,有理沒錢別進來”,無疑是對門包陋規的諷刺。前邊的這道閣扇門是對面二堂的屏障,所以我們稱它為“屏門”,時常也是關閉不開的。新官到任第一天,或迎接高官道來時方可打開,一般行從兩側的廊道走過,我們經常在電影、電視上聽到說“打開中門迎接”,“中門”指的就是前邊儀門和這道屏門,今天我們也打開中門歡迎各位的光臨。

屏門橫匾上寫“天理、國法、人情”六個大字。天理指天然的道理,國法指國家的法律,這里的人情并不是我們現在常說的人與人之間的私情,它指的是民情或民意,唐代以前為“天理、國法、民情”,唐朝為回避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諱,把民情改為人情,沿用至今,在這里設此匾之意,使知縣身坐二堂抬頭即見此匾,作為斷案施政的宗旨和綱領。

對面建筑為二堂,是知縣審理一般民事案件的地方,同時也是知縣對一些大案、要案預審的地方。清代統治者非常重視“省刑愛民”,注重講的是寬恕、仁政,只要事情平息了也就達到最終目的了。請看堂前對聯:“法刑無親令刑無故,賞疑唯重罰疑唯輕”。此聯中的親、故、重、輕四個字可以說是此聯中的核心,它真實地反映了為政當官者執法思想,封建社會在審案時講的是“疑罪從輕”,我們現在是“疑罪從無”,這也是時代的進步。告誡知縣對有疑問的案件要慎重處理,從輕發落,以免造成冤假錯案。俗話說“松到二堂上”,也就是說來在二堂審理的是一般民事訴訟案件。縣官在此要對原被告雙方進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論理思想教育,達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直至調處息訟為目的,如有一方不同意結案,就會有越衙告狀的可能,越衙告狀案件的多少會直接影響縣官每年一度的政務考核。

請欣賞二堂正中懸掛著“琴治堂”大匾。琴治堂是二堂的一個雅名,這里引用了《呂氏春秋》中的一個典故,說的是孔子有個學生叫宓子賤,當年在山東省的單父縣擔任縣令時,身不下堂、鳴琴理案,把單父縣治理的井井有條,但他的后任知縣也是孔子的學生叫巫馬期,整日奔波于民間凡事都率先垂范,親自去做,雖然同樣治理好了單父,本人卻感到非常勞累,就去請教宓子賤,宓子賤對他說了這樣一句話:“我著重于用人,你著重于辦事,用人者安逸,辦事者自然勞累”,后來的地方官為了炫耀自己能象宓子賤一樣“知人善任、政簡刑輕”,就把二堂叫作琴治堂了。典故中講到的單父縣是今天山東省的單縣,巫馬期是孔子的一位弟子,他在周游列國游學時病故于內鄉,至今在內鄉縣趙店鄉袁寨村,還保留這巫馬期墓。大家再看“琴治堂”三個字,也很有意思。從正面看,它是凸出來的,有浮雕效果,從側面看,才能看出來它是凹進去的。這不僅反映了精美高超的雕刻藝術,而且告訴我們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多角度的思考問題。

靠墻擺放的竹板子,是我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笞”和“杖”,小竹板叫笞,大頭寬一寸半,小頭寬一寸,重量要求不能超過一斤半,大竹板叫杖,大頭寬兩寸,小頭寬一寸半,重量要求不能超過二斤,打人的時候一般都是衙役手握竹板的小頭打受刑者的臀部,因為臀部穴位少,一般不會打成殘疾。行刑時要把案犯按到旁邊這個椿凳上,笞罪從十到五十共分五等,杖罪從六十到一百共分五等。知縣為了減少案件,審案時曾經有一 條不成文的規矩,無論原告、被告只要是上了公堂均要先各打四十大板,以示法律的尊嚴。往往那些有錢和有權勢的人要花錢打通各個環節,免受此刑,沒有錢的人也就只好挨打了。所以舊時人們常說“衙門口朝南開,有理沒錢莫進來”、“一任清知府,十萬雪花銀”,事實上也真實地反映了封建官署衙門的黑暗。

二堂院兩側的配房是知縣查閱公文、審批案卷的簽押房。現在陳展的是知縣的六大職能,年薪俸祿以及科舉考核制度。東側縣丞衙有清代十大皇帝展和古代文、武官服飾展,西側主簿衙有胥吏衙役文化展。

現在我們所在的這個院子,在過去是兩位師爺辦公的地方,一位是錢糧師爺,一位是刑名師爺。他們是知縣的重要幕僚,包括知縣在內都要敬他們三分。因為過去是八股取仕,新任縣官往往不懂錢糧刑名之事,就是當了多年知縣,也未必就熟悉業務,所以必須依靠師爺。中國的師爺以浙江紹興最為有名,歷史上有“無紹不成衙”之說。師爺沒品級不吃皇糧,都是知縣聘任而來或是從家鄉帶來的,和知縣之間是親密而又平等的賓主關系,主張“言從則留,言不從則去”。性質就相當于現在的私人秘書或私人顧問,他們的俸祿都是由知縣定期奉送的一個紅包,每年大約二百到三百兩白銀,在當時已經是比較豐厚的了,確切的說,師爺是“以非在官之人,而理在官之事”,他們是知縣的一個智囊團,知縣本人都尊稱他們為老夫子,故而他們辦公的院子叫“夫子院”。院里這棵古老的桂花樹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歷史,可以說是縣衙歷史悠久的見證,我們都知道八月桂花香,但我們這棵桂樹在每年陰歷九月初的時候都會再開一次,我們說這是“桂樹生貴地,花開二度不為奇”。旁邊是棵南天竺,我們取桂花樹的“桂”和南天竺的“竺”二字諧音,則成為“主貴”二字,意即“主人高貴”,所以此院在過去也叫主貴院,所謂主貴院就是說一般的庶民百姓不能輕易進來,只有達官貴人才可以進來。

在這個院子里,最值得一提的是縣衙建筑風格,由于內鄉縣地處秦嶺以南長江以的南北文化交融地帶,又受主持營建者章炳燾是南方人的影響,縣衙的整個建筑群是融長江南北建筑風格為一體,我們所進的每一進院都屬于北方的四合院,但回廊寬闊、廊廡相接是江浙一代的建筑特點,特別是前邊的這堵“封火墻”又屬于典型的徽派建筑,這充分說明內鄉縣衙還具有很高的建筑美學價值。

東西兩側的展室里面,分別是元好問展覽和章炳燾展覽,我簡單介紹下這兩位在內鄉歷史上最為有名的知縣。

元好問,山西忻州人,此人天資聰明,五歲開始讀書,七歲能夠寫詩,對老百姓生活深懷同情。金哀宗正大四年即公元1227年,元好問出任內鄉縣令,在內鄉任職五年,他廉明善政、體恤民情,調離內鄉時百姓 “攀轅臥轍”挽留不舍,元好問既是一個好官,也是我國杰出的大詩人,他的詩被稱為金元之冠,他在十六歲時就寫下了“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叫人生死想許”的動人詩句,他的詩句“當官避事平生恥,視死如歸社稷心”,至今仍為許多官員所傳誦。他《偶記內鄉》一詩中,有“桑條沾潤麥溝清,軋軋耕車鬧曉晴,老眼不隨花柳轉,一犁春事最關情”,可以看出他是多么重視農業生產,對老百姓的生活又是何等的同情,這首詩至今在內鄉傳頌。

章炳燾,浙江紹興人,清光緒十八年即公元1892年,章炳燾由中央工部調任內鄉擔任知縣,縣志上記載“他擅長土木工程”,加之他在內鄉擔任了九年的知縣,開內鄉知縣任期時間最長之先河,所以他有能力也有時間營建這座縣衙。據史書記載清朝267年,內鄉共有知縣113任,平均任期為兩年半,而章炳燾為何以能一破規制連任九年?其中的原因是仁者說仁,智者說智,不過縣志記載章炳燾在內鄉任職期間非常勤政,每逢災害發生他總是親自下鄉查看災情,還及時向上級呈報災情,請求減輕農民賦稅,對命盜案件,總是親臨現場勘查,甚至微服私訪,每逢放告日他必坐大堂接狀審案,多在大堂前審理一般民事案件,且慣用“贏捐輸罰”的方法予以了結。即贏官司捐錢,輸官司罰錢,用來修建縣衙。光緒二十六年章炳燾調離內鄉,到河南省中牟、臨穎兩縣繼續擔任知縣,因在臨穎縣為興辦縣學、工藝場捐款,損害了當地豪紳和富商的利益,他們就以侵吞公款的名義上訴,一年半后章炳濤離職,但他沒有回浙江老家,而是寓居開封。后因經濟拮據,生活困難,他曾帶著女兒來到昔日為官的內鄉縣籌款度日。內鄉百姓聞聽章知縣回來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紛紛解囊相助,年愈花甲的章炳燾老淚縱橫,女兒下跪致謝。當時內鄉就流傳著一首民謠:“世上有水就有山,人間有民必有官,百姓心里有桿秤,捐款助濟章知縣。”民國初年章炳燾病故于開封,他的后裔至今仍生活在開封。

二堂宅門前對聯“為政不在言多須息息從省身克己而出,當官務持大體思事事皆民生國計所關”。此聯要求當官者少說空話,多做實事,遇事要有大局觀念。

我們現在所在的院子是三堂,是知縣正常辦公議政、接待上級官員的地方。也有一些涉及機密、隱私不宜公開的案件在三堂審理,但不是我們常說的“三堂會審”。所謂的三堂會審是指特別復雜的重大疑難案件,由中央的三個部門,即刑部、大理寺、督察院三家高級官員同堂會審,被稱為“三堂會審”。

內鄉縣衙所懸掛的匾額、楹聯以其語言精練、寓意深刻、書法雋秀而令人贊不絕口,其中最著名的當屬三堂前的這副楹聯,上聯是:“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下聯“吃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此聯詞藻不華麗,因其語言質樸,寓意深刻受到各級黨政領導、專家學者和廣大游客的高度評價,政治局常委李常春、羅干,原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在視察內鄉縣衙時,對此聯所闡述的官與民,得與失的辨證關系,給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贊揚。江澤民同志視察河南時,路過南陽,聽取南陽市委領導的工作匯報,因匯報中引用了此聯,引起他的興趣,就要求核查此聯的出處。據我們考證,此聯是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由內鄉知縣高以永所撰。高以永,浙江嘉興人,于清康熙十九年調任內鄉知縣,當時正值清初戰亂之后,內鄉百姓因躲避戰亂、紛紛背井離鄉、莊稼荒蕪、經濟蕭條。高以永憂心忡忡,自感責任重大,夜不能寐,秉燭研墨,書言以勵,他所書的便是三堂前的這副楹聯,表現了高以永輕個人榮辱得失,重一官職責,以民為本的思想。

在三堂后邊有個后花園,是知縣和親屬休閑娛樂的地方,東西兩側各有一個院子,稱東西花廳院,在舊時是知縣和家眷們飲食起居的地方,傳說每年只有正月十六這一天,地方百姓才能進來,叫“正月十六看太太”。知縣和夫人會拿出栗子核桃棗、花生等干果招待這些人們,以示官民同樂,春意兆豐年。現在里面是臘像展覽,縣丞院有明清民俗展,稍后各位請自由參觀。

內鄉縣衙之所以保存如此完整,是因為解放后一直是縣政府辦公地,特別是在文革動亂中一直是縣政府和縣武裝部所在地而免于浩劫。縣衙自1984年對外開放以來,在歷屆縣委政府高度重視下,得以完整的保護和開發。內鄉縣衙已經成為中原大地上一出新崛起的旅游勝地,2004年被河南省旅游局評為“十佳人文景區”,2005年河南省中招語文試卷,以1300字的閱讀文章和11分的分值,讓全省130萬初中畢業考生了解了內鄉縣衙。在國際上,埃及尼羅河電視臺、澳大利亞民族電視臺、日本國三重縣電視臺都先后為內鄉縣衙制作播放過專題節目。在國內,中央電視臺一套、四套、七套、十二套節目,以及湖北、陜西、北京、河南衛視等27家電視臺推出過內鄉縣衙專題報道;《人民日報》、《人民畫報》、《中國文物報》、《中國旅游報》、《大河報》等100多家報刊,人民網、新華網、雅虎網、搜狐網、新浪網等100多家網站,都發表了文章照片,對縣衙進行了全方位的宣傳推介。我們參加了中央電視臺、北京電視臺、河南電視臺攝制的多個現場互動節目,展示了內鄉縣衙的良好形象。國內游客遍及30多個省市自治區和港澳臺,國外有歐、亞、美、非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游客來觀光游覽。內鄉縣衙已成為世界了解內鄉、內鄉面向世界的窗口和橋梁。

位于三省堂西側的院子叫西花廳,是過去知縣子女居住的地方,下面我們看一下西花廳的對聯:“忙里有余閑,登山臨水觴詠;身外無長物,布衣蔬食琴書”這幅對聯的意思是說:“在閑暇時登山臨水飲酒賦詩,身外沒有什么多余的東西,只有琴書和我相伴,要淡泊金錢名利,過一種清淡而又瀟灑的生活”。現在西花廳里面有小姐撫琴,公子讀書兩組蠟像。中國的建筑一般都是東為上,西為下;所以西花廳的東廂房是公子居住的地方,西廂房是小姐居住的地方。

在西花廳的西側是教讀書房,是教讀師爺日常讀書起居的地方,清代規定,做師爺必須回避本府,到外省、外府才算合法,所以為了便于商談公事,師爺一般居住在衙門中這狹小的內院,而且如果攜帶家眷的話,一旦失業多有拖累,很多師爺只能離別妻子兒女,自己一個人枯守寒舍。據汪輝祖《佑治藥言》中記載,除了刑名、錢谷兩位師爺外,其他的師爺一年工資最多不到百兩,少的只有四五十兩。

位于三省堂西側的院子叫東花廳,是舊時知縣和家眷們飲食起居的地方,下面我們看一下東花廳的對聯:“寵辱不驚,看廳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上云卷云舒”這幅對聯最早出自《菜根潭》,作者是洪應明。它的意思是說:要用正常的心態看待職務上的變動,做到寵辱不驚,無論是獎勵、升遷、處罰、貶謫、調動或留任都要看成是自然現象,就像廳前的花要開要落,天上的云要卷要舒一樣,都是非常自然的,不要看的太重。現在東花廳里面是知縣和佐貳官縣丞,主薄商議政事,夫人梳妝打扮的三組蠟像展覽,花廳的東側是知縣和夫人居住的地方,西側是知縣的書房。

福彩3d字迷画迷